二战怎样全歼日军一整个师团?中国是有办法的

阅读: 作者:QQ:1300000220   发表于 2020-08-28 22:15

  

作者:霍小山 审核:徐飞 编排:菲莎

1934年,中国著名军事家蒋百里从日本考察回来后,向国府高层指出,中日战争不可能再拖下去,“一旦战争爆发,沿海一带首遭蹂躏。一切计划,应着眼于山岳地带”。

没错,面对日军绝对的海陆空优势,中国必须利用地理条件来打持久战。中国军队应该放弃在平原地区与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决战,而应该退到山地去阻挡日军由东向西的进攻。

一切就像是按照蒋百里写好的剧本演出一样,武汉会战期间,薛岳指挥中国军队在江西德安境内的“山岳地带”歼灭日军106师团万余人,史称万家岭大捷,成为抗战史上唯一一次几乎全歼日军一个完整建制师团的战役。

一、双方秣马厉兵

1838年初夏,徐州会战刚刚落幕。由于国军炸开了花园口黄河大堤,致使日军沿陇海线西进的攻势被泛滥的洪水阻挡。日军如果要攻下武汉,就只能选择溯长江而上。当时,日本大本营认为只要攻占武汉,控制中原,就可以支配中国。

本来,日本陆军打算等到秋天之后再作战,毕竟七八月份这么炎热,每走一步都像是在蒸桑拿。武士道精神虽然可以鼓舞士兵冲锋陷阵,但是却无法为士兵提供制冷服务。可是日本海军不同意,夏天是长江的丰水季节,一旦进入秋冬,长江水位下降,中大型军舰就只能在水里低速慢行,很容易成为中国军队的水雷、漂雷、飞机、岸炮的活靶子。因此,陆军想要我们海军合作,就必须在三伏天开战,否则,过了这个村,可没这个店。日本陆军只得一边骂海军“八个牙露”,一边硬着头皮顶着35-40度的高温作战。

由于长江北岸为湖沼地带,不宜于大兵团作战,而江南多山,易守难攻,于是日军以江南为重点作战地区。就这样,在江南战场,为争夺每一座重要山头和每一条交通要道,中日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。

7月底,日军106师团和101师团经过苦战,攻占江西九江。这106师团是于1938年5月15日编成的特设师团,兵源由驻留于日本的第6师团人员为核心,随后被编入华中方面军第11军,参加武汉会战。这个师团虽然是仓促组成的,但是编制齐全,下辖七个联队,总计2.34万人。不过,这些士兵大多只接受过短时间的军事训练,其战斗力也不尽如意。

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要求106师团沿南浔线正面主攻德安,101师团在东边德安-星子公路协助进攻。南浔路地处庐山西侧,是南昌、九江间的唯一交通要道,进可攻占九江和袭击长江水道,退可固守南昌,战略地位十分重要。而德安位于南浔路中途,其得失直接影响南浔路的安危。有鉴于此,中国统帅部决定在德安一带与敌进行决战,并临时指定第1兵团司令薛岳兼任第2兵团司令。

8月1日,薛岳走马上任,以7个军的兵力,在瑞昌、德安、星子之间,摆出一个反八字形阵地,准备迎击来犯的日军。

▲薛岳

二、日军孤军深入

106师团在进攻德安的路上遭到中国军队的有力阻击,双方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8月9日。106师团投入作战的三个步兵联队,联队长一死一伤,九个大队长三死三伤,各部队中队长和小队长半数死伤,全师团伤亡了8000余人,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。

被打残的106师团只得停止进攻,就地休整,直到8月底才再次奉命出征。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后,106师团攻占了德安之北的马回岭。9月4日开始,106师团被允许在马回岭地区就地休整,等待已经抵达九江的2700余名补充兵。

但是,106师团的血还没有回满,冈村宁次就来赶鸭子上架了。他告诉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,薛岳的第一兵团正在瑞昌-武宁公路上作战,南浔铁路和瑞武公路之间出现了一片空隙,你们正好可以向西穿过这片空隙,背靠新到的27师团,从西南迂回进攻德安。

官大一级压死人,没办法,松浦淳六郎只得带着半死不活的部队再次披挂上阵。此时,补充兵还没有到,只到了一个从杭州附近调来的山炮兵第52联队。他划拉了一下自己可以动用的兵力,只剩下 15112 名。106师团本来还有汽车来运输重型装备,但是附近的公路都已经被中国军队彻底破坏。无奈之下,106师团只得花费好几天时间,把汽车上的一部分辎重转移到驮马身上。驮马载重有限,野炮、医疗设备和其他大行李都只得放弃。松浦淳六郎带着地图和指南针就匆匆上路,没想到踏上的是一条不归之路。

▲薛岳剧照

没有补充兵员,使得106师团的元气尚未恢复,没有汽车运输,使得106师团的机动作战能力一落千丈,没有重型装备,使得106师团的火力配置断崖下跌。更要命的是,106师团搞不准方向,他们用的地图还是1926年从孙传芳那里取得的,现在时过境迁,有很多不准确的地方。他们的指南针也被当地的磁铁矿干扰,让人找不着北。当这样一支被拔去了獠牙和利爪,且被蒙上双眼的野兽被中国军队团团围住,那么它的命运就只能是被乱棍打死。

第106师团孤军冒进是因为骄纵胆大吗?不是,他们已经与中国军队缠斗了两次,伤亡惨重,灰头土脸,绝不会再产生傲慢轻敌的心理。他们其实是被冈村宁次逼上梁山的,骄纵胆大的是他们的上司,而不是他们自己。

多年后,冈村宁次在回忆录中说,“当时的特设师团,在形式上与现役师团无大差别。以步兵联队为例,现役只有大队长、联队长及联队副官。其他官兵完全为预备后备役。因此,每逢作战,各大队长势必亲临最前线直接指挥,其伤亡率当然很高,而大队长缺员代理大队长接任后,大队的战斗力将减少到一半以下。第一O六师团在九江西方地区所以陷于苦战, 主要原因即由于该军的素质太差。 第一O六师团则于动员后,立即向华中出动投入战斗。虽然都是曾经受过训练的士兵,但是,把在社会上工作了几年乃至十几年的人,直接送到前线来的做法有些欠妥。”他的意思是,106师团后来被围歼,不是自己的指挥能力太水,而是他们本来就烂泥扶不上墙。

▲冈村宁次剧照

三、薛岳十则围之

一路上,106师团你挑着担,我牵着马,迎来日出,送走晚霞。这地方天气酷热、道路崎岖,山高林密,而且昼夜温差极大,白天行军衣服都被汗水浸透,晚上山风一吹,寒战连连,致使许多日军官兵成为病号。

106师团整整走了一个星期才到达德安县西南20公里处的万家岭地区,这一带大小山岭连绵不断,但在万家岭、邓家山、梨山、张古山之间因地势相对平坦,分布着一些村庄。日军刚到这些村庄,热乎饭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,就受到国军第4军的狙击。我估计松浦淳六郎此时已经在心里问候了一万遍冈村宁次的祖宗,你不是说这是片空隙地带吗?!

薛岳得到消息后,立即决定将这支孤军聚而歼之。他从南浔铁路、瑞武公路、瑞星公路三个方面抽调第66军、74军以及另外7个师2个旅,会同万家岭当面的第4军,共3个军又7个多师,10万余人。蒋介石也在这时命陈诚转令各部:“应乘胜进攻,挽回危局。诚千载一机,望力图之“。

《孙子兵法》有云,“ 十则围之 ”。从10月3日开始,薛岳指挥十万大军将106师团围的密不透风,并切断了它的后方交通线。除此之外,当时天气不良,日机也未能起飞为106师团侦查敌情,导致该师团对于中国军队的部署两眼一抹黑,昆仑注册地址数次突围都未能成功。

▲参加万家岭战斗的中国士兵

要想围歼106师团,关键是要拿下 张古山 。张古山海拔300多米,但在当地只有30米高,是106师团部所在地唯一的制高点,日军可以以此为跳板在包围圈上撑开一个大口。10月8日凌晨,51师153旅副旅长张灵甫带领三个团的兵力进攻张古山,遭到日军顽强抵抗,甚至组成敢死队向国军发起冲锋。根据日军战史记载,”中国军队的战斗力比预想的还要强大,枪弹如狂风暴雨般降落下来,日军敢死队一冲出壕沟,就倒在浓密的弹幕下。一线、二线及前进阵地陆续被攻克,中国军队乘胜一气攻上山顶。日中两军官兵的尸体堆成了小山,鲜血横流,淹没了壕沟。”张灵甫甚至身先士卒,白刃格斗,最终攻下了这个制高点。

为了夺回张古山,乘着天气转晴,日军出动20余架轰炸机,对张古山阵地轮番轰炸,守卫阵地的305团伤亡殆尽,张古山再一次被日军攻占。10月9日,薛岳给51师师长王耀武下达死命令,必须限期夺回。王耀武组织了一支 500人的敢死队 ,在炮兵的掩护下向张古山发动突袭。由于守卫张古山的日军鬼塚大队经过不分昼夜的连日血战,士兵不但伤残过半,而且极度疲劳,再也无力抵挡中国军队的进攻。两天后,800人的大队已经只剩十几名残兵,其余的全部战死,张古山上尸横遍野。

情急之下,106师团第147联队派出预备队增援鬼塚大队。中日双方在张古山展开了惨烈的拉锯战,小小的山头上杀声震天,血流成河,山上原本茂密的树林都被炮火轰击的灰飞烟灭,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山体。最终,张古山被中国军队牢牢地掌握在手中,断绝了日军突围的最后希望。

在张古山争夺战正酣之时,冈村宁次命令飞机给106师团空投粮食弹药,以及200多名联队长以下军官。这从侧面说明,106师团的中基层军官伤亡惨重。由于当时中日双方的阵地犬牙交错,导致很多空投的物资落在中国军队头上,当时很多来自四川的士兵高兴得直挥帽子:”龟儿子,甩,多甩点下来噻。”有的中国士兵还用白布做成日本旗,迷惑敌机,以致获得了不少日军的给养。

冈村宁次还下令离万家岭最近的第27师团紧急增援,但是,27师团被国军冯占海第91师师直部队和王锡山第271旅官兵奋力截击。日军飞机大炮狂轰滥炸,将国军阵地几乎夷平,官兵牺牲惨烈,第271旅少将旅长王锡山力战殉国, 成为万家岭战役中牺牲的唯一的将军、军阶最高的国军军官。 王旅长虽然壮烈殉国,但27师团依然无法再前进一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106师团被围歼。

与此同时,蒋介石下令,国军务必在双十节前全歼106师团,为辛亥革命纪念日献礼。时间有限,薛岳下令全军发动最后的歼灭战,日军此时已经无法组织起防御体系,所有阵地都很快被我军突破,仓皇溃逃的日军在黑夜中瞎冲乱撞,自相践踏,死伤无数。曾有位日军的幸存者回忆当时的悲惨景象,“战友们大部都受伤,也有些因为饥饿和疲惫而倒下来。死在水沟的战友们,他们的脸色都变成茶色而浮肿,白花花的蛆虫从他们的鼻孔和嘴巴掉下来。一连几天都没吃东西,只能从漂浮着同伴尸体的水沟里舀脏水喝,活着的人也都快变成了鬼。我也觉得我的死期到了。对着十月的月亮,我放声大哭。”

10日上午,中国军队消灭了该师团三分之二的官兵,只剩下一些虾兵蟹将,退守至几个小村等待救援。

▲日军27师团一个被击伤的军官

四、为双十节献礼

裕仁天皇心忧如焚,他对参谋长说:“告诉畑俊六,我不管别的什么损失,但必须救出第106师团。”冈村宁次也心知肚明,一定要不惜血本解救106师团,如果它真的被中国军队全歼,那么自己也可以剖腹自杀了。为此,他调集27师团铃木支队、101师团佐枝支队、106师团2700余名补充兵和新配属给该师团的野炮兵106联队等大量援兵向万家岭扑来。

中国军队的伤亡也相当巨大,以第74军第58师为例,该师自9月30日起,与敌激战九昼夜,伤亡营长六员,连排长1员,士兵4000余名。战斗结束时,全师还有战斗力的人员已不足一个营,干部则伤亡殆尽。薛岳审时度势,认为中国军队经过长期战斗,已经十分虚弱,急需休整,便于10月17日果断决定停攻撤围,106师团最后仅仅约 1500 人兵力突围逃出。

此次万家岭大捷,日军声称第106师团3300人阵亡、4000人负伤、住院患者达到了9900人。当然,日军在战报中有刻意缩小伤亡数字的习惯,2000年,日本战史承认,第101师团、第106师团、第27师团,第9师团,4个师团遭受重创,及其辖属旅团、联队、大、中、小、支队,确实伤亡惨重、损失极大,所以才空投中基层军官,补充指挥力。在当时,日军为了稳定社会、安定民心,不敢承认军队有巨大伤亡。

国军声称106师团被歼灭10000万余人,可能有所夸大,但也不会太离谱。这场血战结束后,万家岭所有战斗过的场地皆血迹斑斑,人畜尸体比比皆是,仅刘鞔鼓、南田铺、背溪街、万家岭一带战场,日军尸体至少有6000具,马尸在千具以上。大金山、小金山、扁担山、张古山、狮子崖、箭炉苏一带战场,日军陈尸满谷,弃械遍野。这些地方的日军尸体加起来,离上万人也差不了太多。

尽管106师团最后仍有残部突围,没有被真正的全歼。但如果我们以当时日本陆军的标准来看, 一支部队的死伤只要超过五成,就可说是全灭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冈村宁次后来也说,106师团在万家岭战役中受到全军覆灭的严重打击。 与此相对,在整个抗日战争中,日军从没有完全歼灭我军一整个师的记录。

▲当地村民在战场遗址捡到的手雷、军刺、子弹等

在这场战斗中,中国军队前仆后继,浴血奋战,与日军每个山头,每处村庄,反复争夺。当时,日军狗急跳墙,甚至根据风向、光照等条件施放毒气。我军我官兵不顾一切,奋勇杀敌,以致很多人中毒受伤。团长梁佐勋中毒后五官出血,仍坚持指挥所部争夺阵地,毙敌数百名,最后中毒甚重,壮烈牺牲。为了避免日机的轰炸,我军便与日军展开惨烈的肉搏战,双方搅在一起,使得日机无法投弹。

在万家岭这个约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布满了中日双方士兵的残肢断臂。日军马匹的尸骨、钢盔、马鞍、弹药箱、毒气筒、防毒面具等等杂物,俯拾可得。

一寸河山,岂止一寸血?

▲万家岭山上的日寇坟墓

五、结语

万家岭大捷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信心。

新四军军长叶挺在祝贺词中说:“南浔大捷,尽歼丑类,挽洪都于垂危。作江汉之保障,并平型关、台儿庄鼎足而三,盛名当永垂不朽。”

《大公报》发表社评称:”这种胜利是抗战以来的第一次,其意义重大,远过于四月初旬之台儿庄。”

事实上,在整个抗战史上,我们不仅有八百壮士这样充满悲情色彩的故事,也有像万家岭大捷这样大获全胜的丰碑,它值得后世的史学家大书特书。

1938年11月,蒋百里英年早逝。万家岭大捷放佛验证了他那句振聋发聩的话——万语千言,只是告诉大家一句话: 中国是有办法的!
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